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AB”岗联合征收模式:“多快好省”推动国地税深度合作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163  更新时间:2016-06-21 15:51:16  文章录入:chy

余干讯  今年以来,余干县国税局、地税局积极谋划,潜心探索,科学论证,高效实践,在201511月国地税共驻行政服务中心、共建联合办税大厅的基础上,以《国家税务局 地方税务局合作工作规范(2.0版)》及省局年度合作计划为指导,创新推出国地税“AB”岗联合征收模式,释放出“平台共建、信息共享,征管互动、合作互助”政策红利,凸显了“1+1>2”的合作效应,“多、快、好、省”地推动了余干国地税深度合作。

“多”方协调,严密论证。余干国地税在深刻领悟《深化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重要内涵的基础上,切实转变观念,先后3次向兄弟县市学习了解可借鉴的合作模式,召开了2次专题论证会议,并形成意见向县政府主要领导进行了专题汇报。由此,县政府先后4次组织财政、国税、地税等部门沟通协调,初步确定了国地税合作方式及综合治税税收控管等方面内容,并制发《县长办公会纪要》督促落实。在经过充分沟通协调、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余干国地税统筹考虑运作可行性、运作可持续性、运作成本等因素,共同确定了实行“AB”岗联合征收模式,最大程度满足了新形势下国税委托地税代征、国地税双方合作征收税费和信息管税等工作需要。合作双方约定,“金税三期”上线后,进一步整合国地税人力资源,全面推行“一人、一机、一系统、双权限”的服务模式,丰富“AB”岗联合征收内涵,即:国地税双方征收员既办国税业务又办地税业务,最大限度方便纳税人办税。

“快”速启动,应时而为。在经过前期充分论证的基础上,余干国地税契合“营改增”步伐,从三方面迅速部署推进“AB”岗联合征收模式:第一时间启动。517日上午,国地税双方在行政服务中心共同举行了“AB”岗联合征收模式启动仪式,正式启用国地税联合征收“AB”岗工作制度,并对国税委托地税代征二手房交易、其他个人出租房产业务及地税委托国税代征相关税费事项进行了明确和规范。第一时间到岗。信息技术人员提前进行了网络搭建和软硬件设备调试工作,在联合办税大厅,国地税双方各派3人组成联合征收窗口,两个乡镇分局共设2个窗口,由地税派员进驻,实行“一窗两人两机”面对面办税。第一时间办税。启动当天,按照“先完税后开票”征收原则,通过国税代开发票环节协助地税征收地方各税费3万余元,同时强化国地税双方征收信息比对,对纳税人已交国税而未及时缴纳地方相关税费的,由国税一方协助征收地方各税费。

“好”整以暇,成效初显。“AB”岗联合征收模式有效弥补了营改增后地税税收控管手段缺失的短板,有力促进了国地税税收互控,成效初显。首先,提高了控管力度。“AB”岗联合征收模式,坚持“先完税后开票”原则,实现了国地税人员、环节、流程的相互融合,确保联合办税全覆盖,国地税收应征尽征,大大提高了对零散税收控管力度。其次,防止了税款流失。自517日起,余干国地税“AB”岗联合征收模式已“满月”。在这一个月内,仅地税就通过该模式征收税款360余万。据测算,地税部门借助“AB”岗联合征收模式,全年征收税款将超过4000万元。再则,促进了纳税遵从。“营改增”后,地税部门失去了“以票控税”手段,在一定时间内对纳税人没有有效的约束机制,纳税人的税收遵从难免大打折扣。“AB”岗联合征收模式的推出,一方面方便了纳税人办税,另一方面促使了纳税人形成新的纳税习惯,潜移默化地提升了纳税遵从度。

“省”心省力,一举三赢。“AB”岗联合征收模式运行一月有余,从阶段运行情况来看,该模式有效降低了征收成本、办税负担、涉税风险,实现了国税、地税、纳税人的三方共赢。一是降低了征收成本。“AB”岗联合征收模式的推行,使得“一厅通办、一窗联办、一次办结”的国、地税联合办税服务逐步成型,减少了在硬件成本和人力投入上的重复支出,有效减低了征收成本,提升了办税效能。二是降低了办税负担。“AB”岗联合征收模式优化了办税流程,实现“前台一窗受理、后台分别处理、限时办结反馈”,把大量涉税事项由后台工作前移至办税大厅办理,使纳税人足不出厅即可办结全部涉税事项,大大节省了纳税人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得到了纳税人的普遍认可。三是降低了涉税风险。“AB”岗联合办税过程中,国、地税征收信息及时传递共享,等同于同步进行涉税信息比对,第一时间排除涉税风险点,一方面,有效杜绝了纳税人利用“国地税分别管理和信息不共享”进行税收“筹划”现象,另一方面,帮助企业提早发现可能存在的税收异常信息,及时改正并规避风险,防患于未然。

AB”岗联合征收模式,标志着余干国地税在助力税制改革顺利推进、建立深度融合的联合协税护税机制上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接下来,余干国地税还将站在服务税制改革、服务纳税人、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通过健全机制、优化流程、完善配套、提升效率等措施,逐步向服务深度融合、执法适度整合、信息高度聚合的更高合作层次迈进,真正“联”出成效、“合”出成果。(朱四华 潘军 朱乐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