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干越文化 > 干越文艺
中篇传奇小说集《神秘的鄱阳湖》伍:情斗
时间:2022-06-09 08:39:44     来源:余干之窗     作者:     阅读量:

分享

史俊、张治凡著

第一章  初见马歇尔

万众瞩目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拉下了帷幕。

一场残酷的战争结束了,人民一片欢呼。

但是,人们高兴得太早了,中国又陷入了内战的深渊。历经了数年血与火的洗礼,中国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终于现出曙光。

1949年9月,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安徽、芜湖等地,数十万大军长驱直下,直扑长江天险。

蒋介石见大势已去,急令陈布雷起稿,电告白宫,乞求调解。

1949年9月18日,马歇尔奉白宫之命,乘坐“神猫”专机,在南京机场降落。

蒋介石一身戎装偕同宋美龄夫人急急迎上去。

高大的马歇尔出现在舱舷梯上,频频挥手致意。

宋美龄急不可待地迎上去:“咳!亲爱的马将军,欢迎您的光临!”

蒋介石一见顿时脸色大变,极不高兴地暗暗道:“娘稀匹,什么亲爱的,这不是往我脸上抹黑吗。”蒋介石为了不失体面快步向前拉住马歇尔,道:“将军阁下,一路辛苦了。”说毕“叭”的一个标准军礼。

此时,马歇尔心不在焉,一对蓝莹莹的眸子直盯宋美龄,大有猫见鱼儿之势。

蒋介石嘴角一抖,橡闷棍当头,脸色煞白,只好忍气吞声,忙转身介绍道:“将军阁下,这是我夫人。”

“OK!”马歇尔满脸春风握住宋美龄的手:“尊敬的夫人,我邮到你很高兴。”

马歇尔是美国四星级将军,在美国德高望重,在外交上见多识广,对宋美龄早就耳闻,但一直没见过面,今日来华,自然要见见这位女中豪杰。

众周皆知,宋美龄不但才华名震中华,其美貌也举世闻名。

1942年,美国总统在白宫接见宋美龄时,曾称她为东方一枝花。由于宋美龄长期活动在美国上层,对马歇尔的风流艳情早知一二,今日相见,果然不凡,看来棋逢对手了。

宋美龄平静了一下心情,用女人特殊的温声道:“OK!欢迎您,马将军。”然后轻轻地拉住马歇尔的手:“马将军,您发福了。”

宋美龄很会外交辞令,专挑人家喜欢的话儿。

“是吗?”马歇尔一听这赞美的词儿,早已飘飘然了。得意地笑道:“你在哪儿见过我。”

宋美龄压根儿没见过马歇尔,说这话只是捧捧场,让他高兴高兴。

“马将军战绩累累,赫赫有名,哪个不知,谁人不晓。”宋美龄一个劲地吹,一个劲地笑。

马歇尔一听,精神亢奋,紧紧握住宋美龄的玉手,道:“夫人的美名也是家哈户晓吗。”

“过奖,过奖,和您比起来真是天地之别。”宋美龄一边说,一边想抽回手,怕身边老头子看出破绽,有损总统形象。

马歇尔一时高兴,哪管这么多,仍痴痴地抓住宋美龄的手不放。

宋美龄急了,脸色通红,眼珠子一转忙道:“马将军,时候不早了,该休息吧!”说毕将手一抽。

马歇尔这才意识到,尴尬地松开手:“谢谢夫人的关怀。”说毕,朝宋美龄一个飞吻,钻进了小车。

“娘稀匹的,真不像话,洋鬼子欺人太甚。”蒋介石嘴里不说,心里一个劲地嘀咕,极不舒服。

第二章  马歇尔艳史

马歇尔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据说他的“光辉艳史”不计其数。他自己也确实承认如此,但他强调,他一生只调情而不调淫。

马歇尔一生不喝酒,不抽烟,平时沉默寡语,即使在公共场合也不轻易抛头露面。不过他对拈花惹草挺感兴趣,一旦遇上漂亮女人,马上浑身上劲,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破例喝酒抽烟,大有一醉方休之感。日子一久,美国的贵官达人都称他为“采花郎”。

马歇尔也乐意接受这个雅号,并公开承认他一生是在花丛中度过的。

西方很多贵妇少女也乐意同他来往,其原因有二。第一,马歇尔长得挺帅,高鼻子,蓝眼睛,身材修长,皮肤皙白,说话幽默,性格粗犷。第二,为人豪爽,为了讨好女人心欢,不惜慷慨解囊,一掷千金。

马歇尔年轻时,追求他的漂亮女人很多,可他神差鬼使偏偏相中了亲哥哥爱上的美人儿莉莉。气得亲哥哥用刀子捅他,差点使马歇尔丧命黄泉。

那时马歇尔才十八岁,在一个舞厅里偶尔认识了莉莉。当时莉莉是美国西部有名的美人儿,生得蓝眼金发,娇皮嫩肉,双腿修长,脸蛋迷人,人称活着的“维纳斯”。

马歇尔一见了莉莉立即对她穷追不舍,殊不知,莉莉早就爱上了马歇尔的亲哥哥。

马歇尔的哥哥发现马歇尔的动机后,立即先发制人,决心鼓足勇气,向莉莉倾吐心曲。

莉莉出身望门贵族,聪明过人,十分注意影响。于是,她终于将爱情的砝码倾斜于马歇尔的哥哥。

马歇尔的哥哥得知后,欢喜狂若,马上在富丽堂皇的“大帝国”酒家,订下十桌喜酒,准备当众宣布他和莉莉的婚姻关系。

马歇尔悉知后,大为震惊,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决定巧施一计。

当晚,马歇尔经过精心打扮,来到莉莉家里,约莉莉去公园游玩一次。此时莉莉刚刚出院,在家闲得无聊,便满口答应。

时过十点,月升中天。马歇尔借口疲惫,坐在一块石椅上,请莉莉并肩而坐,莉莉欣然同意,但刚一坐稳,忽听“咔嚓”一声,接着前面闪起一团白光,吓得莉莉魂不附体,差点晕昏过去。

原来是马歇尔玩弄的雕虫小技,事先请来一位摄影师,藏在假山后,等马歇尔和莉莉坐好后,便偷偷拍下这镜头,企图一锤定音,让人防不胜防,强制莉莉就范。

第二天,马歇尔拿着偷拍的照片,四处游说,大造舆论,说,他和莉莉早就确定了夫妻关系。

莉莉深知中计,但木已成舟,只好哑巴吃黄莲苦在肚里。

马歇尔的哥哥知道后,气得胆肝俱碎,火冒三丈,用刀子捅马歇尔的屁股。

马歇尔同莉莉结婚后不出三天,才知道上了大当,娶了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儿”。

马歇尔面对这个“花瓶儿”苦恼极了,但更痛苦的是,对莉莉不但动不得,而且又丢不得。莉莉常常会以死来威胁马歇尔。

当时,马歇尔正官运亨通,生怕闹出事来,影响自己前程,只好背上这个沉重的包袱,开始了寻花门柳的浪漫生活。

面对残酷的事实,莉莉只好开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水流船,任其飘流。直到莉莉四十二岁那年离开人间,马歇尔才重见青天,一年后同寡妇凯瑟琳梅开二度,结为夫妇。

第三章  马蒋会谈

南京总统府。

蒋介石、宋美龄把马歇尔从机场迎进总统府,举行了盛大宴会,为马歇尔将军接风洗尘。蒋介石主伙只有马歇尔才能为中国力挽狂澜,拯救岌岌可危的蒋家王朝,所以蒋介石把马歇尔奉作太上皇。

马歇尔是只老奸巨猾的狐狸,无论在战场、情场、官场都是赫赫有名的老手,这次他既带着总统的使命,停战二党合作,也想顺手牵羊,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六时整,宴会大厅,灯火通明,国民党高级官员,衣冠楚楚,喜气洋洋,携同夫人有说有笑。只有蒋介石脸色呆滞,默默不语,望着宋美龄同马歇尔大说特说。

宋美龄长期活动于美国上层,精通英语,所以她同马歇尔交谈,全是一口流利的英语。蒋介石对英语却一窍不通,只好呆若木鸡坐在一边干瞪眼,望着他们有说有笑,眉来眼去,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苦衷。

秘书长陈诚见状,忙站起来打破这尴尬局面,宣布宴会开始。

军乐声中,蒋介石缓缓站起来,整整衣扣,无力地走到青天白日旗下,用手拍拍麦克风,然后干咳两声,从口袋掏出稿子,蠕动一下假牙,便开始了职业性的祝酒演讲。

台下掌声雷鸣。

蒋介石伸着脖子,等掌声平息之后,抖抖稿子继续念着……

蒋介石乘隙望望马歇尔,只见他同宋美龄神采飞扬,滔滔不绝,那神情几乎到了忘我境界。对于老蒋说的什么亲密的,团结的,全然视若无睹。

“娘稀匹的,太不像话。”蒋介石满脸不高兴,翻开稿纸,快速念毕而下。

陈诚忙走到马歇尔身边轻轻道:“马将军,请。”

马歇尔这才如梦初醒,从口袋拿出稿纸,站在麦克风面前,叽哩呱哩大谈一通。

蒋介石坐在宋美龄身边,余怒未息,发呆发愣。

宋美龄看在眼里,明在心中,连忙亲呢地说:“大令,我来给您当马将军的翻译。”

蒋介石一肚子窝囊气正没出处,便没好气地道:“什么屁话,你以后少跟那老东西接触。”

“怎么,大令,您吃醋了?”

我宁可丢掉半个江山,也不要……”下文没说下去,但彼此都明白。

“大令,您错了,古人曰:‘小不忍则乱大谋’。”

“放屁!难道我蒋某只要江山,就不要脸皮吗。”蒋介石越说越气。

宋美龄正要回话,忽然听到马歇尔叽哩呱哩用英语说了几句什么,宋美龄忙起来狂叫一声“OK!”然后疯狂地鼓起掌来,表示致意。

蒋介石气上加气,血冲脑门道:什么事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

宋美龄道:“大令,马将军说,对我们表示感谢,并祝我俩身体健康!”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假情假义。”

“大令,您要忍辱负重哦,难道你忘了古代的西施、貂蝉都不是曲线救国吗?”宋美龄说毕,端起一杯酒道:“来!喝一杯,消消气。”

蒋介石最怕宋美龄这张刀子嘴,只好有气无力地呷了一口,语重心长地道:“夫人,你要小心啊,千万别让人当猴耍了。”

“大令,放心吧!马歇尔这老东西,不过是我手中一张牌,我爱怎么使就怎么使。”宋美龄说得很自信、很轻松。

蒋介石两眼噙着泪花道:“夫人,别大意失荆州,叫我陪了夫人又折兵哦。”

宋美龄哈哈笑道:“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过猎人的枪口,到时我会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蒋介石苦笑一声:“夫人,那就全拜托你了。”

第四章  放线钓鱼

马歇尔在南京政府,停留了三天。三天中尽管吃住豪华,但却大有魂不守舍之感。本来这次中国之行,要顺手牵羊大显一下风流。享受一番东方美女的美妙之乐,可是事与愿违,一连几天宋美龄闭门不出,让马歇尔苦恼极了。

在情场上,马歇尔从没失败过,想不到今天在中国却出师不利,沟里翻船。不过老马没有灰心,他挖空心思,精心安排了一个“放线钓鱼”之计。

次日,马歇尔借口调查,匆匆飞往延安,同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高级领导会晤,就双方停火问题会谈。会晤间,毛泽东慷慨陈词,论述了当前国内外一切形势,痛斥了蒋介石卖国求荣,甘当亡国妈的真面孔。要求马歇尔将军立即制止蒋介石反共行动,无条件地释和我党一切所谓政治犯人,诚恳地接受祖国统一的条件,放弃划江而治的分裂手段……

第二天,马歇尔返回南京,向蒋介石传达了延安意见,然后电告白宫,对于蒋介石乞求军事援助,只字不提。

蒋介石悉知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下午,蒋介石勉强打起精神,率领陈诚、何应钦、张治中,厚着脸皮,登门拜访马歇尔将军。要求他向美国总统转告,火速支援,全面武装驻守长江的军团,防止共军渡过长江。

马歇尔阳奉阴违,用种种理由借口,加以推辞。

蒋介石吃了闭门羹,独坐在家中,老泪纵横,悲观绝望。

“大令。”宋美龄忽然从里面走出来,送上一杯开水,安慰蒋介石道:“大令,美国朋友不会抛弃我们的。”

蒋介石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什么朋友不朋友,当年我走红运时,那些美国佬都跑出来捧场,今日我蒋某山穷水尽之时,他们都见死不救,太欺人了。”

“大令,不要用小人之心量君子之腹吗!人家也有人家的苦衷。”

蒋介石一听火冒三丈,骂道:难道我蒋某是小人,他是君子。”

“大令,我没这个意思,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中睡。小心急坏身体。”宋美龄娇滴滴地为蒋介石抹去额上的汗水:“大令,我马上去会会马歇尔将军,摸摸他的意图。”

蒋介石一听,像被黄蜂蜇了一下,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警惕地道:深更半夜去见他,象什么话。”

“大令,别担心,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吗!我会有办法的。”

蒋介石仍然执意不肯。坐在沙发上怒气冲冲。

宋美龄勃然正色道:“大令,这是我的人身自由,你可无权干涉啊。”

“混帐,你的人身自由,我就是要管,你不服,明天你去法院告我。”

“大令,难道你忘了,我们结婚时,是订下约法三章的。”

蒋介石一惊,往事如烟,一幕幕在眼前掠过……

早年,宋美龄妙龄少女时,曾在美国留学,由于她的美貌出众,才华横益,追求她的人很多,毕业时她选中了一位同窗学友,并互相山盟海誓,永结伉俪,白发到老。后来宋美龄回到祖国,在一次舞会上,认识了蒋介石,当时,蒋介石在军政界红得发紫,说一不二。

蒋介石第一次见到宋美龄就心动神摇,决意要娶宋美龄为妻。当时,宋美龄宁死不从,并告诉他自己已有情人了。

蒋介石根本不听,死磨硬缠,扭住宋美龄不放,由于当时蒋介石地位极高,人见人畏,加上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三大家族鼎力相助,莫说一个美人,就是一座泰山也搬得动。

宋美龄被迫同意,结婚之时,他同蒋介石提出约法三章。

一、不准蒋介石加害她原来的情人。

二、蒋介石要对她情人加官晋级。

三、任何时候不得干涉她的人身自由。

蒋介石略思一会,道:“第一条,我无条件答应你,第二条,我也依你。让他去南京当个市长,总可满足你吧!关于第三条,你的人身自由问题,我无能为力,难以从命。”

宋美龄当即脸一沉:“既然这样,我们马上分道扬镖,大路朝天,牺牲品人一边。”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蒋介石撩起长袍马褂,笑哈哈地追上去,双手搭在宋美龄肩上,道:“好,我一切依你,但有一点,你不能让人指着我背脊骨骂我!”

宋美龄把嘴一笑,把头倒在蒋介石怀里娇声娇气道:“除了共产党,还有谁敢骂您。”

此时,事隔几十年了,但余音绕梁,难以忘却。蒋介石只好无可奈何地挥挥手道:“快去快回吧,别叫我心惊肉跳啊。”

第五章  宋马交锋

南京金陵饭店。

这是一幢最高级的饭店。此刻马歇尔坐在法国式的组合沙发上,听了一会儿音乐,便对着镜子整整领带,点燃一支雪茄悠闲地抽起来(今天他破例抽烟)。

抽完一支“雪茄”,他显得有点急躁不安,时儿走到那台红色专用热线电话机旁,刚拿起来,又很快放下了,自语道:“沉住气,也一定会来的。”接着,他又点了一支雪茄猛抽着。

门铃终于响了。

马歇尔精神一振,从沙发上弹起来,灭掉烟头,尽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内心紧张,道:“请进!”

一个高大的身影先进来,马歇尔一见,兴奋的心情一下子全消失了。

进来的是他助手,他见马歇尔还没休息,便进来提醒地说:“将军,时候不早,请休息了,明天还要飞抵美国。”

“知道!”马歇尔不耐烦地挥挥手。

助手轻轻俺门退出,屋里又恢复了平静。。马歇尔走到窗口,推开门户,望着天空长吁一口气。

马歇尔无心观赏夜景,回身冲一一杯咖啡,刚喝一口,门铃又响了。

马歇尔一怔,忙放下咖啡,认真地将额上那撮老掉下来的头发,往上一撩,道:“请进!”

门开了,一双脚轻盈而有节奏地迈进来。

“将军阁下,怎么还没睡?”甜甜的声音随着一阵香风卷进来。

马歇尔抬头一望,见是宋美龄,精神马上一振,嘴角边露出一丝难以让人觉察的笑意,迎上去道:“夫人,他也没睡吗。”

宋美龄呵呵一笑:“心有灵犀一点通嘛!”

“不!不!应该是英雄所见略同。”马歇尔暗暗高兴,心想,这回得来全不费功夫。

“阁下过奖了,将军是军事天才,而我是无名女流,岂敢与将军相提并论。”宋美龄一边吹捧马歇尔,一边为他添加兴奋剂。

马歇尔果然得意洋洋,笑盈盈地道:“夫人才华出众,美貌惊人,不惭女中豪杰。”

宋美龄笑吟吟望着马歇尔道:“我真的美吗?”

“真的很美!美极了!”马歇尔紧紧盯着她。

其实,宋美龄今天打扮并不很艳,只是上着一件贯穿的大红金丝旗袍,下着一双绸缎透明长袜,从五个脚叉一直伸到大腿,既没画眉又没抹口红,但天生秀丽的宋美龄,站在灯光下仍然显出光彩照人。

马歇尔虽然走南闯北,见过许多女人,但对东方美人宋美龄,却十分倾爱,深深被她庄重的仪表和气质迷住。

这时,马歇尔有点飘飘然了,两脚像抽去了骨头似的,全身软绵绵的,只有贪婪的目光锋芒毕露,望着宋美龄发呆发愣。

宋美龄被他看得有点窘态,忙点上一支“女士”香烟抽上一口,岔开话道:“将军阁下,在想家了吗?”

马歇尔是位老奸巨猾的外交家,善于随机应变,忙从容地道:“不,我是在想,上午同蒋总统会谈时,对贵国军援一事,没达到你们要求,我深感内疚。”

    “将军阁下,过歉了,不过蒋总统提出军援,也是为了我们的利益,共党的口号是,打倒美帝国主义和打倒蒋介石,这一点将军不是不知道的,希望我们在反共的利益上,能一致地对上口。”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宋美龄刚才说的“对上口”使马歇尔精神大为错乱。

马歇尔在三十年代就从事中国问题研究,人称“中国通”对中国文字、语言造旨很深,知道中国的“口”字含义极深,意义极广,一字可多解多用。所以他自作聪明,把宋美龄说的“对上口”误解为提醒他主动进攻。

马歇尔立即道:“夫人,我也很希望我们能对上‘口’,解我心头这忧。”

宋美龄盼军援心切,哪会往邪道上去想,不由笑道:“那就好,只要将军有诚意,我们就一切好办了。”

这位自作多情的马将军却认为时机已到,该是短兵相接的时候了,为了稳妥,清高的马歇尔又自命不凡,抛开诱饵,想叫宋美龄自己脱衣上勾。

“夫人,对于贵国军援,我马上电告美国总统,只要蒋总统同美国鼎力合作,估计军援一事没多大问题。”

“OK!”宋美龄异常高兴,用西方礼节,在马歇尔额前轻轻吻了一下,道:“谢谢!”

这一举动,马歇尔立即乱了方寸,性欲难遏,热血沸腾,神情亢奋,紧抱宋美龄不放。

“糟了!”宋美龄自知不妙,急得香汗淋漓,六神无主,要摆脱困境很不容易,要反抗不从,军援马上泡汤。

怎么办?情况万分危急。

宋美龄虽然在情场上奋斗了半辈子,但都能顺利地过关斩将,摆脱男人的纠缠,唯有这个老家伙难以对付。好在她修养极高,智多计广。于是,宋美龄将计就计,把手搭在马歇尔肩上,道:“将军有雅兴,我陪你跳舞。”说毕,双脚舒展舞步,轻盈转动起来。

马歇尔一怔,没想到宋美龄会来这一套,暗道:“好厉害,既要军援,又不汴人占便宜,太刁猾了,好吧,今天我倒要领教领教你,看你有多大能耐,看你如何逃出我手掌。”

“夫人,你有雅兴,我当然奉陪。”马歇尔一边说一边频频起舞。

乐曲悠扬……

舞步旋转……

马歇尔、宋美龄各自心怀鬼胎,打着自己的主意……

责任编辑:张向飞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余干之窗”的所有作品,均为余干融媒体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余干之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未注明余干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

视频推荐

最新更新

新闻列表右侧
列表/内容/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