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干越文化 > 干越文艺
中篇传奇小说集《神秘的鄱阳湖》陆:中奖
时间:2022-06-09 08:38:21     来源:余干之窗     作者:     阅读量:

分享

史俊、张治凡著

现在的世界真象个万花筒,五光十色,无奇不有,好事坏本天天有,你若不信,今天我就讲个给你听听。

话说我们东河村,有个刘大娘,今年七十又二,她一生含辛茹苦,扯大了五个孩子,如今全飞了。有的进了工厂,有的上了机关。俗话说,人多不洗碗,这话一点不假。她的五个儿子都各自营造自己的安乐窝,抛下刘大娘不管。

刘大娘无法,只好孤独住在一间简陋的小屋里,靠一点微薄的养老金,东凑一餐西凑一餐。

再说民政局有个老李,恰恰与刘大娘同村,他实在看不过意,便经常给刘大娘送点东西,有空还帮着她料理家务。日子一久,刘大娘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于是,刘大娘把老李送来的东西一律拒之门外。你看,老李今天又拎来了一斤肉,刘大娘忙说:“我是信佛的,不吃荤。”轻轻一句话把老李顶了回去。老李无法,又在家里拿了二块豆干送去,刘大娘一见又说:“我这几天有病,不能吃这东西。”又把老李顶了回去。

老李心里很纳闷,摸不清刘大娘是啥意思,莫非是自己在哪儿得罪了她。但反过来一想,刘大娘这么大的年纪,免不了有些颠三倒四,于是,老李又拿了一些青菜送上去。

刘大娘再不好推辞了,一只好收下,便从兜里掏出二个一元的硬币,塞过去。

老李坚决不收,可刘大娘坚决要给,经过一阵推三让四之后,老  李终于拗不过刘大娘,最后还是收下了。

正好今天是星期天,老李在家无李,便来到县城玩,突然他发现县城的大街小巷,黑压压的一片,他走上去一看,原来这些千军万马都是来摸彩票的。那些彩民个个喜气洋洋,龙腾虎跃,象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特别是一些青年人,手拿着一迭迭彩票,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神经高度紧张地一张张刮下去。都想中个大奖,欢欢喜喜过个年。

老李笑笑,继续向前走去,猛然发现一个中年人正神密兮兮地,一边刮彩票,一边高喊6,老李伸头一礁,那彩票果然出现6字,中年又喊:“2”,说也真怪,彩票真的又冒出了2,中年人又连喊:“0、3、4、1”,真神,那彩票就象半神仙一样,在他的叫喊下,果然依次显出以上的号码,现在尾数只要是个8字,就可得大奖:“现金20万元”。这时中年人神经离度紧张,脸色渗白得没有半点血色,他屏住呼吸,嘴里不停地喊叫8, 8, 8,刮到最后一下,那中年人激动得双手捂紧彩票。观众们,你们猜猜他刮到什么号?

此时,周围的人也顿时跟着激动起来,都想看看尾数倒底是什么字,大家都七嘴八舌,吵吵闹闹,要看个明白。那中年人倒也爽直,把彩票一扬,大家目光咬地投向彩票,尾数果真是8字,这时中年人发疯似的冲出人群,奔向领奖台。

领奖台的工作人员,接过彩票仔细一看,忙说:“恭喜!恭喜!你中奖了。”工作人员说毕,把一块玫瑰香皂盒递过去。原来彩票同中年人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彩票的尾数不是8,而是3。因为3和8只差一点点。弄个竹蓝打水空欢喜一场。

老李看见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时,高音喇叭里又传来振奋人心的声音:“同志们,要抓奖赶快抓,左边抓不着,右边抓,大人抓不着,小孩抓,男的抓不着,女的抓,今天抓不着,明天再来抓,只要耐着劲儿继续抓,大奖一定跟您回到家……”

听着着这响亮煽动性的声音,老李再也沉不住,他伸手掏出刘大娘给他的二元钱,在手上掂了掂,心想,花二元钱摸一张,中了固然是好享,不中也算献个爱心。于是,他很快买下一张,正要开刮,旁边便有几个人伸过头来凑热闹,看看是个啥号。老李想起刚才一幕,不愿出洋相,便将彩票放进口袋,走出人群。来到大街兜了一圈,忽然想起刘大娘,这几天她咬嗽,便从药店买了一瓶止咬灵,匆匆回到家里,这时已十二点了,他吃过饭便把药送去刘大娘家。

    刘大娘见他又花钱买来了药,硬是死活不收。老李就笑盈盈地道:“刘大娘,这药是用你自己的钱买的。”

    刘大娘一听,头摇得像个货郎鼓,道:“李干事,你别骗我,这些年你待我太好了,现在我再也不能给你添麻烦了。”

    老李见她不信,便恳切地说:“刘大娘,这次我不骗你,上午你给我的二元钱,我替你买了张彩票,刮开一看,竟中了个奖,所以我用这个钱给你买了药,另外的钱我给你存起来了,以后你要买什么,我去取钱给你买,就别客气了。”刘大娘笑呵呵道:“你摸到奖,是你的福气,好人总有好报,这药今天我收下,往后啊,就别这样了。”

   俗话说,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堵,老李中奖的事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全传开了。有的说他中了一万,有的说他中了五万,有的说他中了十万,还有的说他中了二十万。众说纷云,有的还跑到刘大娘面前说三道四,说这钱应该归她,不要白不要,有的还挑拔说:‘他不给你钱,你可告到法院去。”刘大娘摇头道:“他自己掏钱买彩票,中大奖,与我毫无关系,这几十年他对我象亲娘一样,够辛苦,我可不能味着良心说话。”挑拨的人听了这话,个个扫兴而归,都说刘大娘是个傻大娘。

    几天后,外界舆论总算风平浪静。但是刘大娘家里,却又刮起了一场轩然风浪。他的五个儿子知道了这事,便一同来到刘大娘跟前,兴师问罪。大儿子说:‘妈,你真傻,中了大奖却让别人拿去”。二儿子接着说:‘妈,中了这么大的奖,我们兄弟分个二万三万,到时,我们把你接到城里,供你吃好住好。”三儿子也说:‘妈快去把钱要过来,如果他不肯,我们把那个姓李的告到法院,判他一个诈编罪。”四儿子挥动拳头说:“如果他不给,我们用这个对付他。”小儿妇急不可待道:‘走,现在就去,否则让他跑了。”

    刘大娘愤怒骂道:‘你们全不是我的儿子,小时候我含辛茹苦扯大你们,现在你们又抛下我不管,幸亏李大叔多年照顾我,不然我早就死•了,现在你们又见利忘义,尽说些黑心肺的话来,让人听了伤心呐!”

    五个儿子被刘大娘骂个狗血琳头,可他们还是嫩着不走,一边花言巧语,一边软硬兼施耍尽手段。

    刘大娘一听火了,站起来,拿起一根木棍道:“滚,你们不是我儿子,当我没生你们,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五个儿子见老人动怒了,全呆呆地站着。这时,老李出现在门口,笑喜喜地道:“你们都是为这个奖来的吧?好,我全拿出来给你们。”

   五个儿子一听“全拿出来”,脸上立刻由阴转晴道:“李同志,你真好,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照顾我母亲,真是活雷锋,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以后我们要好好感谢你啊”。

   老李双手一拱,感谢倒不必了,只是有个条件:

   五个儿子一听条件,立刻伸长脖子间:“什么条件?”

   老李道:“你们拿了这个奖,可各自都要分担赡养母亲的义务啊。”

    五个儿子一听,才松了口气道:‘这个当然,儿子孝敬母亲,理所当然。你不说我们也会做到的。”

   老李点点着,从容地咬嗽二声道:“口说无凭,至于你们五人怎样赡养老人,请法院作个判定后,我再把奖拿出来,由你们分去。我不得一分半毫。”五个儿子见老李说得很有道理,也就无话可说了,他们心里都打着鬼主意,三十六计,拿着奖为大计。

   第二天大早,他们都来到法院,对薄公堂。首先,老李从容地阐述了中奖的前后经过,并同意把奖拿出来。归于刘大娘。接着刘大娘在老李的搀扶下,也激动地说:“这个奖我也同意拿出来,全部分给五个儿子,不过……”刘大娘说到这里,紧紧握住老李的手道:“他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比亲生的还要亲,我同意他也要得一份。”

    老李笑盈盈地道:“大娘,我的事你就不要多虑了,只要你们一家和和睦睦,比什么都好。”这时刘大娘已是老泪纵横,决意要分给老李一份,两人互相推让着。旁边的人见了,个个感动得泪流满面,这时老大站出来说:“妈,你就别再麻烦人家了,他拿了这份奖,养你一生划得来吗?”

    刘大娘瞪了他一眼道:“就是你最没良心。”法院同志见他们争吵不休,忙道:“好了,现在谈谈赡养费的问题吧。”

    半个小时后,协商结果出来了:一、奖金还是由他们五个儿子去分;二、五个儿子每月必须各拿出五十元作为刘大娘的生活费;三、双方不得反悔,协商自即日起执行。

    大家听了无话,都在上面签了字,这时老李才拿出彩票。

五个儿子接过彩票,连看也没看,就直奔领奖台。领奖台的广播员接过彩票,便拿起麦克风大声道:“观众同志们,现在又有人中奖了!”说毕伸手抓起一个大脸盆,交给刘大娘的儿子。五个儿子一见傻了,怎么会是个脸盆呢?肯定是老李搞了鬼,于是,又急急来到法院找老李评理。

法院里,刘大娘、老李和法院同志正在笑得合不拢嘴。刘大娘儿子走进来正要大发雷霆,法院同志却先开口说了:“小伙子,别生气,让我来把真实情况告诉你。”

原来,老李买过彩票之后,就把止咳灵送到刘大娘家,见刘大娘死活不肯要,老李便机灵一动,使了个瞒天过海之计,说自己用刘大娘的二元钱,买了彩票中了奖,以后再送些东西去,让刘大娘心安理得地收下,不要再推让了。这本是件好事,殊不知惹出了一场大风波,昨天他们兄弟五个赶到家里,兴师动众要这要那。老李便将计就计,把他们五个诱到法院,解决刘大娘的赌养费问题。其实老李根本没有中什么大奖。

五个儿子一听全呆了,最后通过心灵的斗争,他们终于醒悟了,道:“世上好人还是多”,禁不住一齐扑上刘大娘怀里:“娘,儿子对不起你。”然后又紧紧握住老李的手,道:“老李同志,你真是个好人,你为了我们的母亲真是用心良苦,我们全家永远忘不了你!”

法院同志也笑呵呵地道:“年轻人,知道错就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五个儿子也抹着泪水道:“这一课上得真生动,我们将刻骨铭心,永生难忘。”说完,就把那奖来的大脸盆递给老李。

老李道:“这就不必客气了,你们收下,作为你们一家人大团圆的纪念吧。”

这时,墙上的大吊钟,敲响了十二下,他们见时候不早,就欢欢喜喜扶着刘大娘走出了法院。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可是老李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如果你们要听,下次我再讲。

 

责任编辑:张向飞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余干之窗”的所有作品,均为余干融媒体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余干之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未注明余干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

视频推荐

最新更新

新闻列表右侧
列表/内容/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