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干越文化 > 干越名人
烈士事迹耀千秋
时间:2012-07-31 10:51:30     来源:《干越历代名人考略》(卢新民编著)     作者:     阅读量:

分享

烈士事迹耀千秋

——革命家、画家彭友仁

 

     彭友仁(19031935),号无真,别号中亮、悟入。参加革命后化名水平、许评。1903826日出生于江西省余干县城关镇后街湾“二酉庐”(现余干镇阳水沟)1922年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参加革命团体“改造社上海分社”。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回乡,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组织青年学生参加革命活动。1927年赴景德镇发动瓷窑工人暴动,后在婺源组织农民暴动。1930年,为扩大红军武装,打入伪余干县政府,任第六区区长,以李梅岭为据点,调集县保安大队,进行政治教育与军事训练,被敌察觉后,即率这支拥有四百余人枪的队伍起义,投入红十军。到苏区后曾任《红色日报》主编兼画室主任、省委宣传部负责人等职。1935年亲率一队红军援驰方志敏,在安徽屯溪与敌作战中,英勇牺牲。 

    1921年彭友仁高小毕业后考入南昌心远中学。当时,学生爱国运动高涨。他在运动中结识了就读南昌的方志敏、邵式平,因志同道合,即成知已。在声援方志敏领导的“甲工”学潮中,他多方奔走,不遗余力。1922年春,彭友仁考入上海美专。7月,方志敏到上海,有一段时间他们同住友仁租的寓所(上海美专对面西门东兴里5)。江西籍的同乡经常在此聚会,并在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赵醒侬、方志敏等的组织下阅读《先驱报》,热烈讨论时局,抨击当时社会的黑暗和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在浓郁的爱国主义氛围中,彭友仁立下了救国救民的志向。 

     1923年底,赵醒侬、方志敏等在上海发起组织“江西青年学会”,彭友仁积极参加学会的组织工作,联络进步青年,研究马列主义,开展反帝反军阀的斗争。此后,他参加了上海大学的“演说讲习会”和上海学联举办的夏令营,先后接触了恽代英、翟秋白、张太雷、邓中夏等著名共产党人,不断受到革命理论的熏陶,成为马克思主义的虔诚信仰者。1924年秋,他在上海学联任宣传干事,不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在一首白话诗中,表达了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决心:

世界哪一种道路,没有高低曲折?

世界哪一条河流,未分深浅缓急?

世界哪一个人生,不受艰难困苦?

既要走路,就不要避那高低曲折!

既要航船,就不要嫌那深浅缓急!

既已出世,就不要怕那艰难困苦!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彭友仁积极投身于反帝爱国运动之中。他与学联宣传部的同仁,夜以继日地绘画、写传单,赶制出大量宣传品,他们在警棍、高压水龙乃至枪弹声中,屹立街头,发表演说。彭友仁还给家里写下了《绝命书》,书中道:“愿为中华民族争自由,争独立而牺牲一切!”表示了为爱国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坚定信念。

   同年夏,彭友仁在上海美专毕业后,回到家乡。他一面在本县玉亭中学任教,一面发起组织“余干青年学会”,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北阀军攻克余干县城后,他与共产党员胡仁辉等带领城乡民众掀起了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浪潮。“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彭友仁遭通辑,他被迫离乡到鄱阳陶业学校、芝阳师范任教。他用精彩的笔,秘密绘制《新军阀蒋介石》的漫画,声讨蒋氏反革命罪行。他借辅导机会,培养进步学生,宣传马列主义,鼓励学生投身革命,并发动学潮,赶走了陶校的反动校长张继南。这年10月下旬,他与好友方志敏在城隍庙2号县委秘密机关重逢,彼此不胜欣喜。数日后,方志敏匆匆返回弋阳领导创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彭友仁被县委派赴浮梁(今景德镇)协助当地党组织工作。不久,浮梁和鄱阳党的组织分别遭到破坏,他与上级失去联系,只好返回余干家中。

    1928年春,彭友仁的知交罗英从苏联学习归来,他们的相聚引起本县反动当局的惊恐。警察局旋即将其二人搜捕入狱。虽经巨款保释,彭友仁在家乡已不能立足,遂第二次出走。他飘泊到杭州,租住紧靠岳庙的一间小小店铺,自题“雨今室”。因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他愁肠百结,心绪不佳,无心领略西子的娇容、岸柳的柔姿,终日作画卖画,苦谋生计。好在结识了画家徐悲鸿,与之吟诗作画、评古论今,抒发愤世嫉俗情怀,成为挚友。这期间,他完成了《壮士头颅》、《难民行》(与友善合作)等巨作。徐悲鸿极为赏识《难民行》的思想境界与画技,亲笔题诗于画面: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百忧。

天下尽是滔滔者,洪水猛兽漫相求。

呼嗟彭君幸得免,悲苦流离写成卷。

且抒郁抑自宽怀,吾侪有艺堪消遣。

好望拭目待升平,闻道黄河能自清。

    彭友仁在杭州寒暑两度,虽与进步人士为伴,且借绘画发爱国之情感,但正值血气方刚之年华,无时无刻不渴望投身火热的斗争。

    19308月,赣东北苏区的军委主席邵式平,秘密赴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时路过杭州。彭友仁在“雨今室”与之晤面,获悉苏区盛况,大为振奋,当即决定赴苏区,追随党和方志敏干一番事业。次月,他不畏风险,进入中共赣东北特委所在地万年县富林村,找到了阔别两载有余的方志敏。为了加速苏区向外扩展,壮大红军力量,方志敏代表党组织要求彭友仁回余干,利用社会关系进行党的秘密工作,适时发动武装暴动。彭友仁毫不犹豫地接受党交给的艰巨任务,重返家乡。彭友仁首先结识了新上任的县长彭作霖。这位县长系湖南人,年轻、开明,很想网罗人才,干出点政绩,彭作霖委任彭友仁为七区区长。七区位于李梅岭山区,彭友仁选择山区,为的是便利革命活动的开展。他还推荐黄埔军校毕业的中共秘密党员罗英任县保安大队大队长。他们以李梅岭为据点,轮训保安队官兵,灌输革命思想。时间一久,余干县的土豪劣绅有所察觉。一次,他们掌握到彭友仁、罗英将保安队调离县城,让红十军顺利过境的情况,立即到南昌状告县长彭作霖私通共产党。随即,在省里召开的县长会上,彭作霖被捕(不久死于狱中),反动当局还紧急派兵欲缴保安队的枪。彭友仁得此情报,夜奔苏区报告方志敏。方志敏立即决定让彭、罗设法将保安队拉到苏区。

   1932915日,彭友仁与罗英以“剿匪”为名,抢在国民党军队到来之前,将保安队170余人开到锅秃山,经动员后宣布起义。随之,起义军急返县城,焚毁县府衙门,捉拿贪官污吏,此举有力地推动了余干县的革命斗争。起义后,部队顺利进入赣东北苏区,被编入红十军。罗英任红军团长,彭友仁被分派到中共赣东北省委(不久易名为闽浙赣省委)宣传部工作。

1932年下半年,闽浙赣苏区正走向鼎盛时期。在省委宣传部负责宣传、文化工作的彭友仁,脱下长衫、放下架子,广泛接触工农。他作风踏实、平易近人,群众都乐于同他亲近。他化名水平,提起“水平老师”,在赣东北中央苏区,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彭友仁经常到红军大学第五分校、党校、团校、列宁师范、共产主义学校以及培训妇女干部的卢森堡卫团等地讲课或发表演说。学员们钦佩他博学多才,学习中遇到难题,都愿意找“水平老师”作解答。

    苏区施行全民普及教育和义务教育,列宁小学多达400余所,成人夜校、工农补习班和识字站更是星罗棋布。他负责编教材、印课本,想方设法,把工作落到实处,抓出成效。苏区的红色歌谣相当普及,这里面也有他所付出的心血。他不仅审批歌谣,还结合斗争需要,套用民间小调填上通俗爽口的新词,并利用一切机会一腔一句地教唱。宣传部下属红色俱乐部400多个,遍布苏区各个角落。在充满阳光的苏区,无人不唱歌,无处不闻歌。他还担任了中共闽浙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军区政治部、全省总工会合办的《红色东北》报的总编辑。为了使报纸起到党、政、群、团的喉舌作用,他撰稿、采稿、审稿,工作起来通宵达旦。

    彭友仁精通书画,这一专长得到充分施展。他创办了苏维埃画室,任主任。党、团刊物《突击》、《青年实话》中,有他的一幅幅插图;《红色东北》和省苏《工农报》有他画的“开展劳动竞赛”、“为消灭荒田荒地而斗争”的专版;标语、传单上有他“打倒帝国主义”的漫画,壁报上有他绘制的刊头,省会葛源的墙壁上,更是布满了他大量的宣传画和书写的标语。为了发挥宣传画的特殊功效,彭友仁还有一个独创,他以白竹布作画布,将形势、时事以及省苏工农剧团演出节目内容,绘成300多幅画,随剧团而流动。剧团每到一地演出,首先办一个别开生面的画展,以演员当讲解员,向观众广泛宣传。这一经验,闽浙赣苏区代表团在19341月于瑞金召开的全国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作了介绍,得到中央人民政府的肯定和赞誉,《红色中华》报就此作了报道。彭友仁以战斗的激情,高超的技艺,为苏区的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彭友仁很重视宣传工作在对敌斗争中的直接作用。他冒着枪林弹雨到前沿阵地,利用战斗空隙,对白军喊话,进行革命宣传。他还组织妇女宣传队,部署他们在高山密林中,利用浓重的夜色作掩护,对山下的白军军营唱“白军归编”、“妇女解放”、“幸福的苏区”等歌谣,面对面地发起政治攻势。白军士兵被寂静中传来的歌声所打动,常会有单个或数个白军士兵带枪来苏区投诚。

   193411月,闽浙赣苏区处在空前激烈的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之中。奉中央军委电令,军政委员会主席方志敏,即将率领来自中央苏区的红七军与红十军合编的红十军团,继续肩负北上抗日先遣队的重任,向皖南出击。苏区党政军领导干部因此作了一次较大变动。原省委宣传部长改任先遣队地方工作团团长,值此非常时期,彭友仁担负了一段省委宣传部的领导工作。主力红军北征前夕,苏区军民在葛源枫树坞的大操场上举行盛大集会。会前,会议主持人彭友仁身着戎装,在台上娴熟地操演起大刀。这已经不是头一回了,军民们早就知道“水平老师”不仅文才出众,而且武艺超群。此番献艺,以壮远征战友之行色,也为的是激励广大军民的战斗豪情。会上,方志敏作了长篇讲话,他代表子弟兵向苏区的父老乡亲辞行,并鼓励大家坚定革命必然会取得最后胜利的信心。

    彭友仁因工作需要留在苏区。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出征后不到一个月,正在组织苏区军民转入游击战争的彭友仁,受命带一支队伍担负保障先遣队后勤供应的重任。不幸的是19351月,彭友仁在安徽屯溪与敌作战中,英勇牺牲,年仅32岁。苏区群众至今怀念自己的“水平老师”,党和人民永远不忘自己的优秀儿子!彭友仁烈士事迹光照千秋!

 

责任编辑: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余干之窗”的所有作品,均为余干融媒体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余干之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未注明余干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

视频推荐

最新更新

新闻列表右侧
列表/内容/右下